筆趣閣 > 江湖史事 > 第四百零五章 在風浪中

第四百零五章 在風浪中


  呂副掌門聽聞后,就問張知府:“張知府有何妙計?”
  張知府說:“也算不上是什么妙計,就是一個坑人的想法。”
  呂副掌門說:“還請張知府說來聽聽。”
  張知府說:“其實也簡單。等華山派等其他門派與肖知府這一類的知府談妥之后,我們這些一向與你們這些江湖門派交好的知府假裝也同意他們談的這個向朝廷上報的比例,但實際上我們這些知府卻毫無隱瞞地向朝廷上報四大家族全部的產業和特許經營證。”
  呂副掌門說:“這樣做有什么好處呢?這樣做好像除了坑一下肖知府這一類人之外,并沒有什么額外的好處。我覺得大業皇帝也不會就因為肖知府這些人瞞報了情況,就把肖知府這些人給法辦了。”
  張知府說:“這樣做了之后,事情接下來會如何發展,要看如何操作。到時候,每一個地方官府上報的情況在朝廷那里都是明的,見到這些明顯的差異,就算是大業皇帝不想追究,朝廷里的那些參與此事的大人們也肯定會提出意見,讓大業皇帝也不得不表態徹查此事。”
  呂副掌門說:“那些大人們會提出意見嗎?”
  張知府說:“朝廷里的大人們現在分為變法黨與守舊黨。變法黨的大人們見到這種情形,或是會認為這是你們這些江湖門派在故意坑害這些變法黨支持的地方官員,但肯定也有一些變法黨的大人們會認為他們這些變法黨的成員,竟然被你們這些江湖門派給拉攏腐化了。有了這種誤會的變法黨大人們,一定會提出意見。我猜會有這種誤會的變法黨大人們,一定不會在少數。一向與你們江湖門派交好的守舊黨的官員,見到此情形,就算你們江湖門派不提前與他們說好,一定會趁機大做文章,要求大業皇帝徹查此事。大業皇帝就算是原本心中認為此事就是你們江湖門派在坑變法黨的地方官員,也會在心中有所動搖,會下令徹查此事。”
  呂副掌門說:“大業皇帝當真會有所動搖嗎?”
  張知府說:“我們這位大業皇帝可以說是天下第一號聰明人,但也有聰明人的弱點,那就是容易產生懷疑。在此情況下,他一定會下令徹查。”
  呂副掌門說:“就算是大業皇帝下令徹查了,又會怎樣呢?”
  張知府說:“接下來,我們就有幾種應對方法。第一種方法,你們所有的江湖門派,都一口咬定從未有過串通,也從未與地方官府商定過就這些未登記在四大家族名下的產業和特許經營證該如何處理,你們也只是從我們這些地方官府那里拿到了同樣的名單,此前并不知道有一些地方官府竟然膽大包天,向朝廷瞞報。”
  呂副掌門說:“這樣一來,會有一個什么樣的后果呢?”
  張知府說:“這樣一來,這件事情只能定性為部分地方官員貪污腐化。雖然大業皇帝心中肯定會懷疑這個結果,但事情查成這樣,也不能不做出處理,否則哪還有什么公信。大業皇帝心中也會對這些地方官員痛恨無比,嫌棄他們無能,就算不會下令把這些地方官員的腦袋都砍下來,肯定也會對他們有所處罰,這些地方官員肯定也就不會再在原地任職。”
  呂副掌門說:“應該會是這樣一個結果。”
  張知府說:“這一種辦法,只是下策。”
  呂副掌門說:“為何只是下策?”
  張知府說:“這樣一個辦法,雖然是打擊了變法黨在地方上的勢力,但也讓大業皇帝對你們江湖勢力更有成見。”
  呂副掌門說:“大業皇帝對我們江湖勢力本來就成見頗深,讓他多一些成見,也沒什么。只要能打擊變法黨在地方上的勢力,就算是不虧。”
  張知府說:“沒錯,就是這個道理。”
  呂副掌門說:“既然你說這是下策,那可還有上策?”
  張知府說:“上策自然是有的。這上策就是,你們這些江湖門派和我們這些地方官員都都承認有過串通和協商。”
  呂副掌門說:“這怎么是上策?”
  張知府說:“我只是說承認有過串通和協商,卻沒有說過要承認有過什么樣的串通和協商。”
  呂副掌門說:“還請張知府明說。”
  張知府說:“你們江湖門派就說,你們經過集體協商,認為最好能通過此事消除朝廷對你們江湖勢力的成見,讓朝廷知道你們這些江湖勢力都是誠心誠意效忠朝廷的。你們這些江湖門派就一致決定,此事就完全按照大業皇帝的密旨來辦,不搞任何的虛假。你們江湖門派把這一一致決定告訴了我們全部的地方官員,既告訴了與你們一向關系融洽的地方官員,也告訴了那些與你們關系水深火熱的地方官員。我們這些守舊黨的地方官員都會說,我們是從你們那里知道了你們的一致決定,并且對此很是支持。我們就與你們商定,在此次事件中,將四大家族全部的產業和特許經營證都向朝廷上報,無論這些產業和特許經營證是否登記在四大家族名下。我們就是要通過此事向朝廷表明,雖然江湖中有不少敗類,但你們這些正道江湖門派,都是一心向著朝廷的。我們這些守舊黨的地方官員還會承認,我們這些地方官員也彼此都通過氣,我們這些守舊黨地方官員的意見都是此事配合你們江湖門派,一致行動,就按你們江湖門派的一致決定來辦,但卻有變法黨的地方官員,不知是出于什么目的,想要說服我們大家,在此事中不必就按著你們江湖門派的決定來辦,還是可以向朝廷少報一部分,自己留下一部分,與江湖們門派們私分。我們這些守舊黨的地方官員,覺得此事蹊蹺,這些變法黨的地方官員提議實在是太過奇怪,與他們的身份不符。我們這些守舊黨的地方官員就認為,這些變法黨的地方官員大概是想借此機會故意坑害我們,他們想要在說服我們之后,又扭頭就向朝廷揭發我們,好誣陷我們這些守舊黨的地方官員和那些與我們交好的江湖門派。我們這些守舊黨的地方官員就決定假意答應他們,但實際上卻還是按照江湖門派的一致決定來辦這件事情,向朝廷毫不保留的上報一切。”
北京时时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