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錦繡清宮四爺護妻日常 > 第七十八章 承德夜市

第七十八章 承德夜市

    臨近中午,李氏的院落徹底的安靜了,她癱坐在青石磚地上,看著胤禛和噶盧岱的背影慢慢的消失,她嗚嗚的哭了起來。
  
      “主子,咱們先回去吧。”柳香趕緊扶著李氏說道。
  
      “你滾!”李氏心中泛著怒氣,柳香若是沒認出那個奴才,她在胤禛書房內,應該有一個眼線的。
  
      “主子,您沒聽主子爺的意思,若是不供出來,您自己就要去冷院了!”柳香沒把李氏的怒火放在眼中,今日的一句話,算是投誠了。
  
      李氏聽到柳香高聲的提醒,猶如一盆冷水被澆了下來,瞬間冷靜下來。
  
      “柳香,我的俸祿知道在哪里吧?”李氏瞧著柳香叮囑道,“你去拿一百兩作為賞賜。”
  
      “主子....奴婢不用賞銀,主子能好,奴婢才能好!”柳香趕緊表忠心道,“奴婢雖然懂得不多,忠心還是懂得。”
  
      李氏笑了一下:“一會伺候我寫封家書。”
  
      此時,胤禛陪著噶盧岱游走在山莊內,明日要啟程了,弱再想來避暑山莊,布置要何時了。
  
      “小鳳凰,商業街有夜市,咱們可出去吃,算是有始有終吧。”胤禛看向噶盧岱說道。
  
      噶盧岱笑瞇瞇的點頭:“爺,您說了算的。”
  
      夜幕降臨,胤禛和噶盧岱換上外出的衣服,帶著幾個身為從山莊的側門離開了。
  
      胤褆聽到后,臉上露出笑容,看向自家的福晉和女兒泰芬,問問她們要不要出去。
  
      “爺,咱們還是歇著吧,明日要繼續往科爾沁的部落走,在路上可能需要更長的時間。”尹根覺羅氏無奈道。
  
      這次胤褆算好了時間,可以走走停停,讓小丫頭開心的玩。
  
      夜市的門口,噶盧岱扶著胤禛下了馬車,發現夜市很熱鬧,由于皇家沒來避暑,承德內的百姓們總算是能好好的溜達一圈了。
  
      街道的兩側,矗立著一根根的宮燈,在這些燈籠的照射下,整條街道很是亮堂,百姓們開開心心的逛街。
  
      “爺,我看著攤位上的東西更多,有一些....咦,那對泥人好漂亮。”噶盧岱趕緊扥了扥胤禛的袖子,讓他隨著過去。
  
      胤禛陪著她走了過去,低首一看,一對憨態可掬的泥娃娃,左邊的小男孩抱著一條魚,右邊的小女孩,則是抱著一個福字。
  
      “攤主,這娃娃有幾對?”噶盧岱詢問道。
  
      攤主是一個五旬左右的老漢,瞧著胤禛和噶盧岱二人身上的衣著,絕對不是普通的人家,趕緊笑容滿面。
  
      “這位少奶奶,”攤主看著噶盧岱的年級,覺得這個稱呼是最合適的,“小民這里一共有六對類似的福娃,雖說樣子是一樣的,衣著的顏色不同。”
  
      噶盧岱頷首:“攤主,您都拿出來看看吧。”
  
      胤禛站在她的身后,瞧著桌子上一對對的娃娃,覺得很是不錯,噶盧岱不會只買一份的。
  
      她算了算數量,一份給太后,一份給康熙,一份給佟貴妃,一份給泰芬,自己留下一份,還有一份富裕的做為替補。
  
      “爺,都要了吧。”噶盧岱看向胤禛說道。
  
      “嗯,”胤禛點頭,“付賬。”
  
      胤禛和噶盧岱轉身就走,攤主愣住了,這對小夫妻居然一點沒問價格,直接讓奴才付錢了。
  
      “小鳳凰,那對福娃不錯,咱們買回去了,直接讓人送到阿瑪那邊去!”胤禛很是喜歡那對娃娃,決定提前送回去。
  
      二人一直逛到夜市快要關門了,帶來的幾個奴才手里都拎著不少的東西,噶盧岱臉上樂呵呵的,暗想抱著胤禛這個鉆石大腿,出來逛街真的很好,可以買買買。
  
      “爺,這些東西還真便宜,咱們上次過來,可是貴了很多呢!”噶盧岱忽然想上次來逛夜市,發現了那些東西與今年的相差很多。
  
      胤禛愕然了,聽到噶盧岱的話,瞬間清醒過來。
  
      “小鳳凰,你真是提醒爺了。”胤禛決定回去后,再給康熙呈上一份折子。“今晚爺要熬夜了,你先睡吧,別等著我了。”
  
      回到院落內,噶盧岱先帶著奴婢們離開了,胤禛回到書房,把噶盧岱的抱怨一一寫在了紙上,略微整理了一下,給康熙謄寫著折子。
  
      在內寢,噶盧岱換上了睡衣,指揮玳瑁開始準備著禮盒,每個禮盒放了一對娃娃。
  
      “主子,還有多了一對娃娃。”玳瑁回稟道。
  
      “留在身邊,帶去蒙古,”噶盧岱伸了伸懶腰,盤腿坐在了美人榻上,叮囑著奴婢們開始準備東西,“明日,皇瑪嬤和皇阿瑪的兩份禮物,一定要安全的送到,絕對不能出問題。”
  
      “是!”玳瑁和珍珠領命道。
  
      噶盧岱靠在了美人榻上,瞧著面前擺著的兩個身著青蔥色的福娃娃,臉上掛著笑容,這一對是胤禛挑選出來的,這衣服顏色是他所喜歡的。
  
      “主子,您先休息一下吧,明日要寅時就要趕路了。”玳瑁規勸道。
  
      夜深了,避暑山莊內安靜下來,胤禛在書房內忙碌著,李氏讓柳香探聽到了消息,準備過去給胤禛送夜宵。
  
      “主子,福晉那邊都沒消息,您就別再折騰了!”柳香后怕道。“上次書房內的小蘇拉被杖斃,奴婢過去總是被人擠兌的。”
  
      李氏心中很亂,德妃那邊傳話,范嬤嬤被遣送會內務府了,讓她好自為之。
  
      這幾日,柳絮和梅香偶爾會與柳香相聚,叮囑她一定勸說李氏要隱忍,在胤禛的面前福晉做什么都好,因此,李氏若是做的太過了,反而會給別人可趁之機。
  
      “柳香,真的是難為你了!”李氏感慨道,“若不是我的身份太低,你不用受這委屈。”
  
      “主子,只要安安穩穩的生活,不比什么都好?大人和夫人每次給您寫信,都是讓您做這做那,他們為何沒有問您在宮內生活的是否如意?少爺的事兒是大事兒,您收的委屈呢?就應該嗎?”柳香隨李氏的時間多,清楚李氏與娘家的心結是什么。
  
      李氏苦笑起來,她會不喜噶盧岱,有一方面就是不甘心。
  
      “柳香,我知道你心疼我,這是命!”李氏感慨道。
北京时时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