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有一片瓦洛蘭廢土 > 第三十八章 性命索托

第三十八章 性命索托


  多虧很多棋類都失傳了,不然郭鼎懷疑,這次周父拿出來的就不是跳跳棋,而是斗獸棋和飛行棋了。
  本著敷衍的態度,郭鼎隨便和他玩了一玩。
  但沒想到,神經脫線的腎虛大叔醫術或許不怎么樣,但下跳跳棋的水平卻非常高超。
  整整一個小時,郭鼎都在被虐中度過。
  “年輕人,不行啊,難道棋牌社的干將就是這種程度嗎?”
  周父摸著光滑無須的下巴,笑得如同一朵秋菊。
  “哎,本來還想說,你能連贏我三把的話,就把邁巴赫再借給你開一陣子的呢。”
  周父得意洋洋的說道,仿佛那個抱著愛車涕淚齊下的家伙不是他一樣。
  “邁巴赫?”
  郭鼎眼睛一亮。
  說實話,這段時間郭鼎覺得,沒有一輛代步車確實越來越不方便了。
  但是自己買車的話,差的看不上,好的又沒錢。
  如果能將周父的愛車再借來支用一段時間,就再好不過了。
  說到跳跳棋的話……
  大型網游為了減輕玩家的疲勞值,往往都會設置一些用來放松心情的小游戲。
  而郭鼎的狗迅系統就內置了不少這樣的功能。
  只不過對于周鼎來說,一般用不到這樣的功能。
  如果疲倦了,打一頓狗蛋就可以輕松減壓,何苦去做這種無聊的事情。
  不過如今嘛……
  郭鼎在腦海中調出了跳跳棋,然后選擇了地獄難度。
  “周叔叔,你先下吧,這把我可要認真了!
  “哦?小郭老師很有信心嘛,不過讓我先走,你可很吃虧,恐怕就一點機會都沒有啦!”
  啪的一聲,周父落下了棋子,洋洋得意。
  “呵呵,沒關系,我這個人就相信吃虧是福。”
  說著,郭鼎將周父的落子輸入了系統之中,而他則按照系統中地獄難度程序的應對,在棋盤上落下了棋子。
  ……
  半小時后,周父如同敗犬一樣的癱坐在椅子上,就連女兒端來的水果也都不看一眼。
  “不,除了邁巴赫,屋子里別的東西都可以給你!”
  周父眼睛中布滿血絲,文弱的面孔上居然能看出一點點猙獰的影子。
  但是郭鼎是一個么得感情的棋手,一把將車鑰匙塞進口袋里,向周父點頭致意。
  “你不能這樣做!”
  周父這一刻仿佛楊白勞附體,被郭世仁奪走了最心愛的喜兒,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周小菲捂著額頭,準備將丟人的老爹扶進房間,李嫂卻忽然慌慌張張的跑了過來。
  她手上端著一只電話蟲。
  通話時,電話蟲會模擬對方的形象。
  而此刻,電話蟲正帶著燕尾帽,涂著烈焰紅唇,一副護士小姐的打扮。
  “周醫生,快來診所,有一個嚴重外傷的病人,需要急救!”
  ……
  “小郭老師,方向盤要把穩啊!”
  “你放心,我從小把住方向從來不抖的。”
  “該死的,你差點就把我的邁巴赫刮擦了,這可是雙調典藏版!”
  “周叔叔,確切來說,這現在是我的邁巴赫,而且車子距離障礙物還有半米多呢!”
  ……
  一路上,忍受著周父的大呼小叫,郭鼎終于有驚無險的將車開到了梅麗全科診所門前。
  這是一家外觀氣派的診所,但人氣并不是很旺盛。
  這很好理解。
  雖然相對于它高級的設施和漂亮的裝修來說,梅麗診所的收費可以用低廉來形容。
  可附近的居民依然舍近求遠,選擇去別的醫院和診所接受治療。
  原因么,就不用多說了。
  關于周醫生的風評,一向是極好的。
  為人老實和善,雖然是帝都醫科大學的高材生,卻也沒有什么架子。
  除了會給確實付不起診金的病人一定的幫助外,周醫生甚至還會很熱心的給流浪貓狗治病。
  總而言之一句話,除了醫術不行,周醫生別的方面都很好。
  但是對于一名醫生來說,醫術不行,一了百了。
  只要不是赤貧,病人就寧可選擇醫術高超,但是私德有虧的大夫,也不會去尋求善良的庸醫的幫助的。
  實際上,這幾年里,就連流浪的貓狗也開始繞著梅麗診所走路了。
  不過很顯然,今天診所來了一個重癥病人。
  這從馬路上到診所門口,流了一路的血跡就能看得出來。
  這個病人一定傷得很重,很痛苦!
  周父一改平時的模樣,露出了認真的神色。
  “性命所托,義不容辭,小菲、小郭老師,我去了。”
  朝著女兒和郭鼎一擺手,周父面色凝重的朝診所走去。
  “性命索托?E不容辭?”
  郭鼎摸了摸下巴,感覺周父的話有些不吉利啊!
  說了這話,這人能活嗎?
  該不會當場去世吧?
  郭鼎拉住正要回車上的周小菲,嘆氣道:“我們去你爸的診所看看吧,我有種不祥的預感……”
  …………
  …………
北京时时交流群